中国(惠州)物联网·云计算技术应用博览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百度尚国斌:开放平台加速智能驾驶应用落地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行业资讯
展会新闻
展商动态
专家观点
视频专区
现场图片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前辈;


  为什么说一定要说前辈,因为对于百度来说,现场大都是汽车行业的专家,都我们在这个行业的前辈,对汽车行业,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学习的状态。对我自己来说也是一个自动驾驶汽车行业的新人,在今天各位专家的演讲中也学习到了很多。


  今天我的演讲的主题是开放平台加速智能驾驶应用落地。百度推出了一个智能驾驶平台,面向全球开放的apollo开放平台。开放平台目的不是为了仅仅在实验室里做研发,也不是百度内部封闭的去做一些事情。去年三四月份之前,我们内部的智能驾驶有一段时间在讨论是否应该自己去造车,自己去做运营,是否像iPhone一样封闭的打造一个闭环来把控智能化的体验。经过探索,我们的选择是不造车、不做运营,而是要开放。


▲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综合管理部和合作发展部总经理 尚国斌




为什么开放?


  我觉得有几点,智能驾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技术体系,在全球现在目前最火热的A.I领域上,应该说智能驾驶是所有A.I能力的集大成者,但它又面临很大的一个复杂性。高精地图和自定位来告诉车处于什么位置。但是一个地图是要花很多成本吗?传统的导航地图,的成本一年也需要数十亿的成本,更何况高精地图。任何一家公司是无法完成这样的一个工作的。感知、决策等算法让我们的车看到你周边的环境,知道到底它在处于什么状态,做出什么样的决策,这些所需要的A.I能力也是非常复杂的一个能力。市场上很难有一家公司是擅长所有领域的。还有叫虚拟仿真,要把一个车推上市的话,它可能需要一百辆车,跑200多年的测试,才能真正说这个是安全的。但如果通过仿真,可以让车每天跑100万公里,1000万公里,但是它需要大量的计算能力,它需要海量的数据。而数据的成本也非常高昂。这么复杂的技术和成本要求,无论是对每一个OEM,还是对每一个创业公司都是巨大的一个挑战。同样技术很大的一个成本也体现在硬件层面。


  其次。在我们自己过去探索过程中,我们发现把自动驾驶的技术做好了,真的只是第一步,最基础的一步。还有很多工作我们还没有做。就是安全。我们过去一年和金龙、新石器、奇瑞等合作中,在联合研发总结自动驾驶最核心的是安全,不仅是A.I能力。现在我们推出的产品50%的代码都是跟安全相关的,包括我们自己平时的研发过程中的测试,我们每天都提心吊胆的也是安全。怎么样更安全的测试,更安全的规范。车,产品上市以后怎么样做好更加信息安全,因为自动驾驶的跟现在的窗口都不一样,它肯定是实时联网的,它必须保证信息安全。车如果计算平台坏了以后,怎么保证更好的功能安全?在研发过程中怎么保证流程的安全,车上市以后,运营的安全?所有的东西都跟安全相关。很多创业公司自己独立做研发的时候,可能还处于AI基础技术的搭建阶段,还没有去投入安全研发。我们说智能驾驶未来价值的核心离不开安全的投入。


  也是基于这些,我们在去年4月份决定开放。这个事经过过去一年,我们整体一个开放架构,架构层面中间的层面,我们叫开源的软件平台,百度把我们自己的开源软件以1.0、2.0、2.5、3.0逐渐的一个方式向外开放,目前我们已经开发了3.0阶段,已经发布了大概五个版本。这个能力包括我们的地图引擎、高精定位、感知规划控制,也包括一些人机交互的一些接口,所有的软件都要开放的时候,它是一个纯代码,它是一个免费的状态。其实我们在去年更开放的时候,没有人用这个软件的,大概有两三个月,大家都在观望,没有人用,更不会有人为这个开源去贡献代码。但是经过一年的时间,我们自己主动对外开放,我们现在已经开放了大概25万行代码。更领我们可喜的是我们发现了很多开发者也开始为我们开放了代码。现在我们的代码里头有一定比例的代码不是我们的,是开发者给我们开放的。目前全球有一万个开发者在使用apollo相关的代码,在做自己的研发。很多时候我们今年暑假的时候在北大办了一个自动驾驶的一个公开课,大概来了一百多人,是历史上是非常火的课程,开发者都非常感兴趣,现场有很多创业公司的人在现场的学习,学习这些代码,学习这些内容。如果有一天不是只有百度自己在贡献代码,而是50%的代码都是由开发者贡献的话,它的迭代速度会非常快。而这些代码的贡献是因为开发者结合自己的场景需求,比如相对地图,低成本的计算平台。1万个开发者贡献代码的时候,总比百度自己的一千个工程师贡献的更大。


  大家很多人会问到你在这个过程中你怎么赚钱?上面我们的云端服务平台,刚才我讲了未来需要的高精地图需要的仿真服务需要的数据,大量的工作是非常高成本的投入,这些投入百度apollo去投入。这些东西也是我们跟很多合作伙伴合作中的一个收入的来源。另外我们今年7月份的时候,我们还增加了一个内容叫量产服务套件,因为结合了过去一年时间,我们跟金龙等探索过程中,总结了一些量产服务套件,告诉大家怎么去做量产,也对外开始发布。今年戴姆勒在北京拿到了自动驾驶牌照,它是基于Apollo开发的。


  但是也有很多OEM厂商说开源不一定满足自己的需求,我要更体系化的一个解决方案,所以我们在经过过去一年探索过程中,我们增加了一层,上面我们叫量产解决方案。但是注意我们在量产解决方案的时候,我们今年对外开放的的叫量产低速园区自动加解决方案。有三个场景,第一个场景叫自动接驳小巴,就像阿波龙这样的方案,让每个OEM都可以实现,直接使用系统化解决方案,是更安全,更可靠,更系统。同时比如说我们现在一些L3级别的自主泊车,到了办公区以后,你不想停车位,直接把下车自动找到,这样的环境是一个封闭的有限的环境,他不需要特别大的计算能力,他可能是最率先实行自动驾驶的,用户是有需求的,我们的共享约车公司,他们也是有需求的。还有我们也发布了一个无人作业小车,它是专门针对物流行业的,针对很小的车,它的成本只有几万块钱的自动驾驶的一个套件,就可以帮助任何一个省去实现last mile  delivery。量产方案我们今年大概会有几百台车上市与U那样,所以这个方案可以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更轻易更容易实现。以前你需要两年时间的,现在你可能六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做出自己的车子,来适应自己的应用场景和需求。同时我们也对外发布了小度车载OS的方案,其实就是帮助每一个车都可以快速的实现,像小鹏像蔚来新造车势力一样,有更智能化的车内交互体验。最下面两层是我们不做的事情,我们不造车,但是我们希望很多车厂把自己的车辆在我们平台上开放出来,让合作伙伴让很多开发者可以用它,比如现在我们有比亚迪、有福特、有长城的车,都可以让开发者使用这些车辆做自己的一些研发。我们也不做硬件,不做摄像头、激光雷达。现在有二十几家的合作伙伴都在使用apollo的代表作在研发自己的硬件,它的成本会更快,效率也会更高。这就是一个开放平台,让每一辆车,每一个合作伙伴都可以很快地具备自己的自动驾驶能力。


  说到智能驾驶的落地,当然离不开商业化了。这是我们和麦肯锡公司合作,做的一些分析,因为大家说到自动驾驶,首先想到的就是我要实现一个出租车服务。短期之内我们认为有非常大的难度,长期它一定是可以的,肯定可以替代司机。因为大家知道,一个司机的成本占了里面的百分之四十五十的成本,但是以后自动驾驶的成本一定会降低。这降低包括两点,第一点就是硬件成本是每年都在降低的。现在一辆无人驾驶车可能是200万,但成本每年都在降低,但降低到一定份上以后,其实最核心的因素其实都不是硬件成本,而是安全员。如果每一辆车上都需要有一个司机和安全员的时候,任何时候都无法打平。所以有一天安全员一定要取消掉。真正的L4能真正的替代掉现在有人车司机,但这个时候一取决于技术是不是足够的成熟,足够的安全;二取决于说是不是我们政策已经放开了。这条商业模式我们会去探索,但我们认为说它不是马上商业化探索的一个方向。


  商业化它的方向是什么?我们认为说基于Apollo我们是需要技术上要逐渐迭代的。快速迭代,持续创新,这也是我们开发的路径。比如我们去年7月份都要开放我们的apollo1.0,它的能力非常简单,就是封闭场景下的一个循序自动驾驶。就是A到B实现自动驾驶就OK了。它在农业场景有非常大的应用空间的。我们1.5的固定车道,就在这周边选一块区域,五公里用它实现自动驾驶。2.0是我们实现简单城市道路可能十几公里的一个范围,2.5的时候,我们发布的是限定区域的视觉高速自动驾驶,用视觉方案实现高速率,一旦区域的自动驾驶。3.0开始,我们对外开始证实,不只是发布代码,我们也把我们的方案级也对外开始开放,我们叫量产技术。未来明年我们会发布一些简单城市道路的量产解决方案。后年我们会高速,2021年我们会发现完全到了一个开放的对外自动驾驶解决方案。这是一个我们认为智能驾驶的商业化,它是持续迭代的,他需要找自己的场景融合的,我们不是说一步要实现L4的一个完全无人驾驶,所以我们没说无人驾驶,而是智能驾驶。


  过去一年我们就可以看到了非常多的创新。我们里边有中间有些车是apollo,青岛有一个开发者,他用apollo的东西做了自己的一个无人驾驶的一个农业车,他用自己的农业车有了脑子,有了腿,它可以在家里就开始管理这些车,让他去撒农药去摘苹果,这个车已经现在不仅在青岛,已经在澳大利亚也开始运营了。这是一个智能驾驶的一个农业车,它只是使用了apollo1.5的能力。我们也有长沙的一个开发者合作伙伴,他用apollo2.5的方案实现了高速自动驾驶的一个能力,我上周去看了一下,90公里跑起来并且弯道超车。这些都是开发者的创新,按过去的方式,他可能需要两三年的时间才能实现了,他现在只需要从三个月时间。也有成都有个开发者用它做出智能轮椅,成本不是特别高。智能轮椅到社区,到文旅,到很多旅游区域,它有自己应用场景。


  我们认为apollo能让自动驾驶落地,但不是一步到位的,他是迭代的,跟着场景需求,每一个人有自己的创新,就可以做出自己的一个方案。所以我们有个开发者这么讲,他说限制apollo发展,其实不是我们的技术,就是我们开发者自己的想象力,自己的创新。


  所以其实我们已经看到智能驾驶它不仅是在改变汽车,每一个我们讲的智能汽车,他其实在改变每一个行业,包括医疗健康行业,包括物流行业,出行行业,环保行业。其实他已经开始跟每个行业开始去融合。


  今天来的时候在北京,因为中非论坛我路上堵了两个小时。现在的城市我觉得是一个人车混行,交通也非常拥堵,我们停车场大概占了我们很多空间,美国洛杉矶的调研显示停车每天浪费出行的30%时间。其实智能驾驶未来也可以带来这些改变。现在apollo在雄安,已经做了很多探索,比如我们会去讨论如何还路于民,如何人车分离,如何使用V2X的形式。在中国智能驾驶有一个点应该是跟国外很大的不同的,我们就是说一定是智能的车加上聪明的路。我们的试验也表明V2X可以减少了很大比例的技术问题。同时它也需要政府很多方面的支持,这些支持其实在雄安已经在发生。现在Apollo的接驳车,物流车,扫地车,很多车,都已经在雄安做一些试点运营,大家可以去体验。过去在和很多城市沟通中,我发现很多人都希望未来自己的城市基于智能驾驶更多的一些路网规划,基于更多的一些未来的设计,来真正帮助城市减少交通拥堵,节省用户的一些出行效率和时间。


  所以我最后还想分享一点,就是说其实真正的智能驾驶,apollo自动驾驶的技术,它不仅只是在改变了我们的车,它其实也在改变每一个行业,最终它一定是离不开城市,离不开政府,一定会最终去改变城市的交通。让每一个城市变得更智能,也会让每个城市的出行更安全,更高效。好的,谢谢大家,这是我的分享。

中国(惠州)物联网·云计算技术应用博览会